2009年10月31日星期六

《楞嚴經》真偽決斷

昔日有人以《楞嚴經》之真偽來求決於 

明‧蓮池袾宏大師云:(1532~1612)

「縱使他人能說此經,吾亦尊之為佛祖也。相反,縱使佛現於前而說《楞嚴》是偽經者,吾等亦視為魔說可矣」!
(轉引自愍生老和尚《辨破楞嚴百偽》頁119)
附:大師著有《楞嚴經摸象記》一卷,詳於《卍續藏》第十九冊頁1—57。


明‧蕅益 智旭大師云:(蓮社宗第九代祖師)(1599~1655)

「是誠一代時教之精髓,成佛作祖之祕要,無上圓頓之旨歸,三根普被之方便,超權小之殊勝法門,摧魔外之實相正印也」。
《楞嚴經玄義‧卷上》,《卍續藏》第二十冊頁390下。

「至矣哉!大佛頂經之為教也,依妙性而開妙悟, 起妙行而歷妙位,成妙果而歸妙性,永超七趣沈淪,不墮修心岐徑,戒乘俱急,頓漸兩融,顯密互資,事理不二,誠教海之司南,宗乘之正眼也……已春,與博山無異師伯盤桓百日,深痛末世禪病,方乃一意研窮教眼,用補其偏。然遍閱大藏,而會歸處不出《梵網》、《佛頂》二經」。
《楞嚴經文句‧卷十》,《卍續藏》第二十冊頁759上。
附:大師一生數度講演此經,嘗著《楞嚴經玄義》二卷、《楞嚴經文句》十卷、「大佛頂經二十二問」、「楞嚴經二十五圓通頌三十一首」、「楞嚴壇起咒及回向二偈」、「蓮洲書佛頂經跋」、「去病書大佛頂經跋」、「化持大佛頂神咒序」、「大佛頂經玄文後自序」、「重刻大佛頂經玄文自序」、「重刻大佛頂經玄文自序」、「勸持大佛頂經序」等。


明‧幽溪 傳燈大師云:(生卒年不詳)


「佛之知見也,蓋一代時教,統為《法華》佛知見而設,獨《楞嚴》一經,明佛知見最親。而謂之意別者,《法華》雖曰諸佛如來為大事因緣,開示悟入佛之知見,經文初未嘗見一言道及此義」。
《楞嚴經圓通疏前茅‧卷上》,《卍續藏》第八十九冊頁492上。

「此經如來金咒親宣,祕在印土,至大唐神龍間始度支那……智者大師預聞西天有《楞嚴經》,由是西望十八載……如來說之于先,智者闡之于後,智者揭之,于今二經(指《楞嚴經》與《摩訶止觀》),印之于古,一佛一祖,以心傳心,能遵乎此,是為續佛慧命,毀謗乎此,是為斷人間佛種, 可不慎哉!可不慎哉」!
《楞嚴經圓通疏前茅‧卷上》,《卍續藏》第八十九冊頁494下495下。

「大矣哉!首楞嚴之為經也,無法不具,無教不收,狂心若歇,歇即菩是,勝淨妙明,不從人得, 謂之華嚴圓頓可也……可謂明心見性之妙門,成佛作祖之祕典也」。
《楞嚴經圓通疏‧卷一》,《卍續藏》第十九冊頁403上。
附:大師著有《楞嚴經玄義》四卷、《楞嚴經圓通疏》十卷、《楞嚴經圓通疏前茅》二卷。大師解行相資,莫不雙依《楞嚴經》,台宗之徒並盛讚傳燈是「可以稱《楞嚴》之中興,可以滿大師(指智顗大師)之久望」。

明‧紫柏 真可大師云:(1543~1603)

「首楞嚴,此言一切事究竟堅固,一切事究竟堅固,即《法華》觸事而真也,第名異而實同……倘能悟此,則《楞嚴》與《法華》字字皆實相頂佛也」。
《紫柏尊者全集‧卷十四》,《卍續藏》第一二六冊頁875下—876上。

「七處徵心心徵心,八還辨見見辨見, 從教猛風蕩釣舟,一任吹去水清淺」。
《紫柏尊者全集‧卷十八》,《卍續藏》第一二六冊頁956下。

「十卷楞嚴一柄刀,金牛不見眼中毛。試將智刃游心馬,積劫無明當下消」。
《紫柏尊者全集‧卷二十》,《卍續藏》第一二六冊頁993下。

「我本母生不及養,寸心耿耿實難化。
期酬至德無所從,慶我離塵為佛子。
深思婦人婬業重,堅固難拔等須彌。
須彌可傾婬難斷,津梁苦海須聖力。
佛說諸經度眾生,皆先戒殺後婬欲。
先婬後殺惟楞嚴,是故報母應仗此。
南無無上楞嚴咒,消母淫業如天風。
片晌之間不可得,戒珠清淨光無缺。
見佛聞法得自心,一切萬法悉堅固。
我發此願等法性,見者聞者皆出苦」。
《紫柏尊者全集》,《卍續藏經》第一二六冊頁975下。

元‧天如 惟則禪師云:(?~1354)

「首楞嚴經者,諸佛之慧命,眾生之達道,教觀之宏綱,禪門之要關也。世尊成道以來,五時設化,無非為一大事因緣。求其總攝化機,直指心體,發宣真勝義性,簡定真實圓通。使人轉物同如來,彈指超無學者,無尚楞嚴矣」!
天如唯則禪師撰《大佛頂經序》,《卍續藏》第九十冊頁480上 483下。或《卍續藏》第二十一冊頁738上 下。

明‧憨山 德清大師云:(1546~1623)

「原夫首《楞嚴經》者,乃諸佛之祕藏,修行之妙門,迷悟之根源,真妄之大本」。
《首楞嚴經懸鏡序》,《卍續藏》第十九冊頁58下。

「此經說如來藏性功德無窮,咒乃諸佛心印,印持無盡,顯密雙修,成佛真要,故說不能盡,若依教修行直成菩提,無復魔業,是謂最勝法門也」。
《楞嚴經通議‧卷十》,《卍續藏》第十九冊頁336下。

「《首楞嚴經》者,諸佛如來大總持門,祕密心印,統攝一大藏教,五時三乘、聖凡真妄、迷悟因果,攝法無遺。修證邪正之階差,輪迴顛倒之情狀。了然目前,如觀掌果,可謂澈一心之源,該萬法之致,無尚此經之廣大悉備者。如來以一大事因緣出現世間,捨此別無開導矣……良以此經,摧九界之邪鋒,拆聖凡之執壘,靡不畢見」。
《首楞嚴經通議序》,《卍續藏》第十九冊頁86上 下。

「《首楞嚴》一經,統攝一代時教迷悟修證因果,徑斷生死根本,發業潤生二種無明,名結生相續,頓破八識三分,故設三種妙觀,攝歸首楞嚴大定,是為最上一乘圓頓法門,直顯一真法界如來藏性,稱為妙圓真心」。
《楞嚴通議補遺》,《卍續藏》第十九冊頁337上。

「如來最極之至聖,集凡聖同居之法會,現無量光明之瑞相,演祕密難思之神咒,說微妙難思之法門,斷歷劫生死之愛根,銷五陰邪思之魔業,得見所未見,幸聞所未聞」。
《楞嚴經通議‧卷十》,《卍續藏》第十九冊頁336下。

明‧交光 真鑑大師云:

「是則斯經也,一乘終實,圓頓指歸。語解悟,則密因本具,非假外求;語修證,則了義妙門,不勞肯綮,十方如來得成菩提之要道,無有越於斯門者矣夫」!
《楞嚴經正脈疏序》,《卍續藏》第十八冊頁259上。

「然《法華》與斯經雖皆攝末歸本之真詮,而《法華》但以開其端,而斯經方以竟其說矣!我故嘗敘斯經《楞嚴經》為《法華》堂奧、《華嚴》關鍵,誠有見於是耳」。
《楞嚴經正脈疏懸示》,《卍續藏》第十八冊頁289上。

「夫諸佛出世,本只為說《華嚴》,而四十年後,乃稱《法華》為一大事者,以《法華》於施權之後,復攝諸教歸《華嚴》耳。今斯經前五因緣(指「畢竟廢立、的指知見、發揮實相、改無常見、引入佛慧」等五因緣),圓《法華》不了之公案,啟《華嚴》無上之要關,所謂莫大之因緣,豈小小哉」?
《楞嚴經正脈疏懸示》,《卍續藏》第十八冊頁289上—下。

清‧夢東 徹悟大師云:(蓮社宗第十二代祖師)(1741~1810)

「首楞嚴者,稱性大定之名也,以如來藏心而為體性,以耳根圓而為入門,以窮極聖位而為究竟,此依藏性之理,起稱性之行,還復證入藏性全體,一經大旨,義靈於斯」。
夢東徹悟大師之「跋禪人勇建血書楞嚴經莊嚴淨土」。
《夢東禪師遺集‧卷下》,《卍續藏》第一○九冊頁780上。

「花香鳥語圓通性,水綠山青常住心,一部楞嚴渾漏泄,不須低首更沈吟」。
《卍續藏》第一○九冊頁夢東徹悟大師之「開講楞嚴頌」。《夢東禪師遺集‧卷下》782上。
附:夢東禪師嘗著「跋禪人勇建血書楞嚴經莊嚴淨土」、「頌楞嚴經十首」、「楞嚴二決定義」、「楞嚴頓歇漸修說」、「楞嚴知見無見說」等。見《卍續藏》第一○九冊。


清‧楊仁山老居士云:(1837~1911)

「《楞嚴經》,祕密說,善會通,不可執。注曰:《楞嚴》經文,隱含地球之意,當知佛語,皆是活句,若執此非彼,則自生窒礙矣……邇來地球之說,世人以為實,遂疑佛經所說為非,而不知《楞嚴經》中,早已隱而言之,經文深密善巧,後人若會其意,自能行住坐臥,如處虛空,不作質礙想,并不作虛空想矣」!
《楊仁山居士遺著‧佛教初學課本注》頁53。

「《楞嚴經》,無法不備,無機不攝,學佛之要門也」。
《楊仁山居士遺著‧等不等觀雜錄卷二》頁10。

近代蓮社宗第十三代祖師印光大師嚴斥云:(1862~1940)

「接手書知閣下衛道之心,極其真切。而彼(指歐陽竟無)欲為千古第一高人之地獄種子,極可憐憫也。《起信論》之偽,非倡於梁任公。乃任公承歐陽竟無之魔說,而據為定論,以顯己之博學,而能甄別真偽也。歐陽竟無乃大我慢魔種。借弘法之名以求名求利,其以《楞嚴》、《起信》為偽造者,乃欲迷無知無識之士大夫,以冀奉己為大法王也。其人借通相宗以傲慢古今。凡台賢諸古德所說,與彼魔見不合,則斥云『放屁』。而一般聰明人,以彼通相宗,群奉之以為『善知識』。相宗以『二無我』為主,彼唯懷一『我見』,絕無相宗無我氣分。而魔媚之人,尚各相信,可哀也」。
(復李覲丹居士書)。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下‧卷四》頁940。

「不但世間正人之可為極庸劣人,即古之出格聖賢,亦可為極庸劣人,所以有《法華》、《楞嚴》、《起信》等為偽造之說,若不究是非,唯以所聞者為是,則三教聖賢經典,皆當付之丙丁矣」!
(復唐大圓居士書二)。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下‧卷三》頁733。

「汝之知見,不異流俗,不究是非,但據傳聞以為定據……而謂之為偽者,亦當以是為據。否則韓退之所謂為史者,述人善惡失實,不有人禍,必有天殃。汝發大菩提心,欲度盡眾生,而謬傳此誣人之語於《海潮音》,得毋汙《海潮音》與傷汝之菩提心乎!以汝謬以光為師,故不禁戒勖,若謂不然,請即絕交」!
(復唐大圓居士書三)。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下‧卷三》頁734。由此書信可知,大師對不明是非而宣揚《法華》、《楞嚴》、《起信》為偽者,非常痛心。引史書中說:如果善惡失實,不有人禍,必有天殃!甚至言若不改其謬誣之說,則「請即絕交」!

「凡人總須務實,彼倡異毀謗《楞嚴》、《起信》者,皆以好名之心所致,欲求天下後世,稱彼為大智慧人,能知人之所不知之虛名,而不知其現世被明眼視為可憐憫者,歿後則永墮惡道,苦無出期,名之誤人,有如此者」。
(復陳士牧居士書九)。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上‧卷二》頁405。

「智者作《止觀》,即與《楞嚴》六根功德義相符,復聞梵僧稱其合《楞嚴》義,故有拜經祈早來,以證己說之不謬……拜經之事,蓋有之矣。若云,日日拜拜,拜多少年之說,則後人附會之詞耳」。
(復恆慚法師書二之第四問)。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上‧卷一》頁38。

近代禪宗泰斗虛雲老和尚開示:(1840~1959)

「秀才是孔子的罪人,和尚是佛的罪人。也可說:『滅佛法者,教徒也,非異教也;亡六國者,六國也,非秦也;卒秦者,秦也,非六國也。』經上所說末法時期的種種衰相到處可見,如和尚娶老婆,尼姑嫁丈夫,袈裟變白衣,白衣居上座……等。還有歐陽竟無居士,用他的知見,作《楞嚴百偽說》,來反對《楞嚴》;遠參法師說《華嚴》、《圓覺》、《法華》等經和《起信論》都是假的,這都是末法的現象」。
《虛雲老和尚年譜法彙增定本》頁278—279。

有人也對虛雲老和尚提過,說:「《楞嚴經》有人說是偽造的。」老和尚說:「這末法怎麼叫末法呢?就因為有這一班人,弄得魚目混,是非分不清楚,教你這人都迷了,瞎人眼問,令人認不清楚佛法了。他在那兒把這個真的,他當假的;假的他又當真的了。你看這一些個人,又是這個人寫一部書,人也拿著看;那一個人寫一部書,他也拿著看,真正佛所說的經典,人都把它置諸高閣,放到那個書架子上,永遠也不看。所以這也就看出來眾生的業障是很重的,他若聽邪知邪見,就很相信的;你講正知正見的法,說了他也不信,說了他也不信。為什麼呢?就是善根不夠,根基不夠的關係,所以對正法有一種懷疑的心,有一種狐疑不信的心」。
轉自宣化大師《楞嚴經五十陰魔淺釋》頁628—630。

「《楞嚴經》此經幾無法不備,無機不攝,究佛學哲學者,圴不可不參究」。
《虛雲老和尚年譜法彙增定本》頁104。

「現在是末法時代,你到那裡訪善知識呢?不如熟讀一部《楞嚴經》,修行就有把握,就能保綏哀救,消息邪緣,令其身心。入佛知見,從此成就,不遭歧路」!
《虛雲老和尚年譜法彙增定本》頁367。

「以我的愚見,最好能專讀一部《楞嚴經》,只要熟讀正文,不必看註解,讀到能背,便能以前文解後文,以後文解前文。此經由凡夫直到成佛,由無情到有情,山河大地,四聖六凡,修證迷悟,理事因果戒律,都詳詳細細的說盡了,所以熟讀《楞嚴經》很有利益」。
《虛雲老和尚年譜法彙增定本》頁304。
附:虛老一生宣講《楞嚴經》的「史料」,有記載之處謹四次,自己亦親註《楞嚴經玄要》一書,但於雲南事變後佚失。虛老於光緒二年時三十七歲,於浙江天童寺聽講《楞嚴宗通》。光緒二十三年時五十八歲,於揚州焦山聽通智大師講《楞嚴經》。光緒二十六年時六十一歲,於陝西終南山講《楞嚴經》。光緒三十年時六十五時六十一歲,於陝西終南山講《楞嚴經》。光緒三十年時六十五歲,於昆明笻竹寺講《楞嚴經》。宣統二年時七十一歲,於滇西雞足山之護國祝聖禪寺講《楞嚴經》,曾感得古栗生出數十朵優曇華。民國九年時八十一歲,於祝聖禪寺講《楞嚴經》。上面資料依次見於《虛雲老和尚年譜法彙增定本》頁48、57、76。和知定大師之《虛雲老和尚略史》頁20、頁29。

近代天台四十三祖諦閑大師云:(1858~1932)

「此大佛頂法,是十方如來,及大菩薩,自住三昧,是故最尊無上,名之曰大佛頂,亦名第一義諦,亦名勝義中真勝義性,亦名無上覺道,亦名無戲論法,亦名阿毗達摩,亦名真實圓通,亦名無等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……皆即表示此最勝之法,所謂依最勝理,說最勝教;依最勝教,起最勝行;依最勝行,還契此最勝理。教行理三悉名大佛頂」。
《諦閑大師遺集》第五編之「大佛頂經玄義輯略」頁8- 9。

「斯經高妙極致,非文言句義而能盡述。唯有退藏密機,虛懷仰讚而已,凡後之志學之士,苟能惜人身,得之不易。悟大教,值之倍難,或即生欲發真歸元者,欲明心見性者,宜應於此一經,盡其心力,赤體荷擔,坐臥經行,澄心體究,語默動靜,反照提撕,其或宿種忽芽,大開圓解,如初春霹靂,蟄戶頓開」。
《諦閑大師遺集》第一編之「大佛頂經序指味疏」頁1102—1103。
 
「大哉教乎!如來金口誠言,祖師悲心詮解,求其妙而得入,深而易悟者,無如憨山大師著釋楞嚴經之《通議》也」。
《諦閑大師語錄》頁628之「重刻首楞嚴經通議序 附:大師一生教在《法華》,行在《楞嚴》之本,一生講《楞嚴經》達十三次之多,並著《大佛頂經序指味疏》、「勢至菩薩聖誕開示」及「七處徵心之發隱」。
見於《諦閑大師語錄》頁2、61—72、468—473、952—953、956—963、969、982。
 
近代太虛大師著《楞嚴大意》云:(1889~1947)

「此皆辨妄明真之真心論,全部經文中,有一貫的中心思想,即是常住真心,故本經以常住真心為基本。『信解』,即明常住真心之理;『修行』,即除常住真心之障;『證果』,即證常住真心之德……惟《楞嚴經》確是佛說,僅根據點有異而已。眾生世界,即是如來成佛真體,譬如全海成風浪,風浪即在全海,法身成有情無情,則有情無情均即法身。故曰:『情與無情,皆成佛道』」。
轉引自斌宗法師《楞嚴義燈》頁4。見《斌宗法師遺集》一書。
附:大師著有《楞嚴經攝論》及《楞嚴經研究》二書。

1 則留言:

  1. http://oocities.com/suramgama/
    谢谢您

    回覆刪除